实习实训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实习心得——国际组织学院13级学生梁方舟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实习心得——国际组织学院13级学生梁方舟

 

l实习地点:法国巴黎

l实习单位: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

l实习内容经济合作发展组织(0ECD)教育司“国际早期教育评估”项目培训生

OECD教育司意图筹备“国际早期教育评估”项目,收集具有国际可比性的儿童早期教育成果(包括社会情感能力和认知能力)的数据,以期在未来将项目发展为幼儿版的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对早期教育进行更加系统、全面的评估与研究。项目筹备期的培训生的任务涉及项目管理的各个层面,包括撰写文献综述为项目起草简报和进度报告组织项目实地或远程会议,起草技术文件(technical documents)等。

 

作为北外国际组织班的学生,第二年赴法国留学之前,我就确立了要在研究生期间积累国际组织实习经验的目标。我所选择的留学单位——法国巴黎政治大学的巴黎国际事务学院(PSIA)课程设置中专门的一个实习学期,也为我在国际组织实习的梦想提供了必要的条件。通过在OECD教育司4个月的实习,我积累了国际组织筹划、开展、实施、管理大型教育项目的宝贵工作经验,从而进一步获得了国家留学基金委“国际组织实习项目”框架下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终身学习研究所的实习机会。然而,回首OECD的实习一路走来,我所感受到的更多的不是一种理所应当,而是阴差阳错;对自我的评价更多的不是本科四年加上研究生三年所获得的提升,而是我自身水平和目标——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国际公务员之间的巨大差距。


实习的获得:机会属于有准备的厚脸皮的人

如今看来,能获得OECD教育司的青睐,成为一名培训生,实属偶然。事实上,在进入OECD教育司工作之前,我虽有国际组织(国际移民组织驻华办事处)的实习经验,却并没有教育或者教育政策方面的经验;而我的实习求职意向也并不明确,只有“地点在欧洲的国际组织”,而没有具体到哪个方面的国际组织、或者国际组织内部的哪一类岗位。因此在拿到这份实习offer之前,我只是在“地点在欧洲的国际组织"范围内进行了职位的寻找和海投。

我的OECD之路开始得相当顺畅:项目主管之外的一名顾问(consultant)是和我在巴政同一专业的前辈,在项目的上一任实习生即将离职之际,将招聘通知发给了我所在专业的教学秘书;教学秘书将通知转发给了专业内的所有同学,之后我即按照通知上的要求投递了简历、动机信和英文写作样本,通过简历筛选和面试,最终收到录取,总共用时只有2-3周。然而,在我真正进入OECD教育司之后,询问周边近20位培训生小伙伴“你们是如何找到实习的”,得到的答案却大部分和我大相径庭:许多人都是通过学习和工作关系,认识教育司内部的工作人员,表达想要寻找实习机会的意向,拜托对方扩散简历的;更有甚者,直接在OECD的官网或者领英(Linkedin)网站上看到相关项目负责人的邮箱或者仅仅是姓名,便直接主动投递简历和动机信过去。真正通过OECD官网上的简历库、或者像我这样看到招聘通知走“正常”程序得到录取者,少之又少。

得知我获得OECD的实习机会,我身边的许多中国同学都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中国并不是OECD的成员国,因而他们在申请实习时自动就排除了OECD,认为自己投了也不可能上;而当他们得知OECD其他的培训生获取实习信息的渠道时,更是感到不可思议。这正是这份实习给我上的第一课:在寻找机会的时候,不要自己给自己限制,而应明确目标,做最广泛、最大程度的尝试和努力。在我后来的实习中,也曾接触过教育司职位较高的主管,询问对方如何看待这些毛遂自荐者不请自来的简历和动机信时,对方告诉我,他们毎天的工作都非常忙碌,到需要培训生的时候往往措手不及,大多数情况下根本来不及走正常的程序对外招聘,而往往手上也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毛遂自荐者的简历,也不需要再耗费时间从外部寻找资源了。机会,有些时候真的是留给“厚脸皮"的人的。


实习中:国际组织政治学

在国际组织的一个筹备期中的项目组工作,于我而言是非常独特的经历。这让我用最短的时间看到了国际组织运营项目的流程、理念和其背后需要遵循的政治。而其中时不时显现的文化差异小插曲,也让我觉得十分有趣。

OECD教育司我所在的项目为例:项目筹备初期,在明确了成员国开始项目的意向后,需要雇佣外部的专家对相关领域进行学术上的调研,并在调研报告的基础上撰写《概念框架》(Conceptual Framework)作为整个项目运行的基础,从这个层面上来说,OECD承担的是一个类似智库或咨询公司的角色;而项目真正开始运行后,OECD本身虽然负责项目的运营,但对于这种大型的教育数据搜集项目,OECD通常没有能力设计调研的具体条目、各项内容所占比重这些微观、具体的内容,因而要将这一块承包给外部的承包机构(contractor),在这个招标过程中,OECD的角色更像是成员国和承包机构之间的中介。

当然,由于项目运营的经费支持来自于成员国,并且根据各个国家内部政局的更替和财政年申报规定的差异,项目的进度往往需要根据给予支持的成员国的具体情况进行调整,而相关的价值取向也必须考虑到给予财政支持的成员国的偏好。这便是国际组织内部最重要的政治。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给钱的才是大爷”。然而,这也并不意味国际组织的工作有失偏颇,毕竟国际政治本身就是基于国家实力的非常现实的角逐。能够用最少的成本,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动资源、做成实事,便是国际组织这样庞大的机器所存在的意义。

实习之初,有一件小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次筹备组会议即将召开,主管Rowena需要我给相关国家代表发送邮件邀请函。在我将以国别分列的收件人名单草稿交给她之后,Rowena细心地指点我,哪些人可以以名、甚至是昵称相称,哪些人必须非常正式地以“xx先生/女士”相称,其中包括了所有的日本代表。这样的文化差异小细节让我忍俊不禁,但也让我感慨国际公务员的文化敏感度和思虑周全。


实习之后何去何从:哪些能力决定了你的职业生涯

可以毫不避讳地说,大部分的国际组织实习生来到国际组织做实习、尤其是联合国系统的无薪实习,或多或少都抱着寻找下一步职业发展机会的目的。与实习生招聘类似,国际组织的短期顾问招聘很少会放在明面上公开,这种看不见的竞争实际上非常激烈;而这仅仅只是进入国际组织工作的万里长征第一步。

在我的实习结尾,根据巴政的要求,我专门约谈了我的主管Rowena对我进行了一个全方位的评估谈话。谈话中,Rowena告诉我,一个人能在职业生涯上走多远,是由三种能力同时决定的特定领域内的:专业素养、人际交往能力和对具体工作任务的处理态度。换句话说,一个理想的工作者,需要是自己工作领的专家,和同事、上下级、工作伙伴相处融洽,并且积极主动地承担工作任务、开展工作。这三种能力的排序并不分先后顺序,而是构成了一个三角形。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人能够真正面面俱到:一个在某领域内专业素养极高的人,很可能不善于与人交往,或者消极应对工作任务;而我的情况则正好相反,人际交往能力极高,对工作任务也很积极、不挑剔,但在教育和教育政策方面毕竟没有经验,所以在完成一些有专业性要求的工作上就比较吃力。谈话的最后Rowena鼓励我,要去不断寻找自己的“专业领域”,同时以其他两种能力进行弥补。

这一场谈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正如我在这份报告的前文中写道的那样,一直以来,我的实习意向、就业意向都明确地指向了国际组织,然而却不清楚自己真正要去哪个具体领域的国际组织、具体做什么样的工作。我在北外和巴政所接受的教育和训练,也是宽口径、跨专业的,内容比较“泛”和“软”。追根溯源到国际组织班的培养目标,也是以外语能力为先,再谈专业素养。然而这四个月的工作却让我感受到,国际公务员少有像我这样,为了进国际组织而进国际组织的,而更多的是具体想长时间地从事某一专业领域(如教育政策)的工作,才选择进了相应的国际组织(OECD、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即便是前一类为了进而进的人,也必须迅速地在工作实践中培养起自己在某一领域的专业素养,因为在上文所述的能力三角形当中,只有工作素养构成了你的不可替代性,人际交往能力强、工作态度积极主动的“其他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这样的发现让我有一种一直以来都本末倒置的深深挫败感,但同时也启发了我去寻找和培养自己在特定领域的专业素养的决心。我意识到:也许OECD的这份实习,会是我在教育和教育政策领域职业生涯的开始。于是在实习后回到巴政的最后一学期中,我选修了一位供职于OECD教育司的研究员开设的《比较教育政策趋势》一课。如今我即将赴汉堡开始下一份在教育类国际组织的一年实习,我将端正态度、好好利用这一年的时间,继续加深我在教育政策以及教育相关的项目管理工作的素养,进一步积累在国际组织中进行项目管理的工作经验,以期在实习结束后真正实现北外项目班的培养目标和我个人的职业理想。

 

分享到